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日本高技术支持锦标赛为什么会得到日本国民这么高的关注度?
发布日期:2020-02-14

  1月13日的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决赛,富山第一3:2星稜,神奇逆转。除了日本高中足球水平之高让我震惊以外,最没想到的是,就一个高中生足球比赛,居然几万观众席的球场座无虚席,并且富山县为胜利全市欢庆。 日本人民真的这么热爱足球么,区区高中生比赛都这么高关注度?高中足球锦标赛在日本国民心中又是怎样的一种地位?

  足球小将本纪-解密日本高中联赛2007年12月03日 来源:搜狐体育 作者:杆子

  日本职业足球联赛与中国职业联赛开始搞的时间差不多,经过十多年的打拼,日本J联赛已成为东亚乃至整个亚洲最规范、最具活力的联赛之一。对于日本足球的崛起很多国人打心眼里是瞧不起,不就是因为有几个臭钱显摆,再用钱买上一群过气的球星来粉饰门面而已,其实联赛水平并不怎么地,中国C联赛如果有那么殷实的财力作后盾的话,早就该轮到我们足球风光了。对于日本职业足球成功有一些了解的人都会被日本人的执着和脱俗的想象力所折服,人口不过1亿之众的东洋人,却能够连续2届摘得亚洲杯冠军,甚至包括室内足球赛也能名列前茅,靠得是扎实、雄厚的足球基础和环环紧扣的梯型链接,而已经搞过85届的高中联赛则揭示着,日本足球能够有今天的成就,绝非仅靠钱财的堆积而成,它也从一个侧面也证明了“足球要从娃娃抓起”理论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如果仅仅靠几句口号和式的泡沫足球发展模式来运作足球的话,到头来肯定会因为虚假的繁荣而吃尽苦头。本篇有关日本高中足球联赛的系列报道,也是从一个侧面来探讨、深究日本足球成功的秘笈,由于日本的人口已连续多年呈负增长时期,再加上也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传统观念作祟,在如此重压之下,竟然会有数十万孩子在令人匪夷所思地从事紧张并快乐的足球,而且其足球专业水平也相当了得,值得我们去了解。日本的高中联赛上赛季报名的球队达到4080支球队,也就是说每支球队以20人为一个建制的话,以此类推参加人数至少应在8万之众,而很多学校在高中三个年级中分别建立了足球队,参加人数将更加蔚为壮观,我们将分别从日本人重视夯实基础入手,介绍日本人高中足球水平的现状入手,层层拨离高中足球联赛的真实一面,有助于拓展我们对足球的视野和认知度。日本高中联赛中曾经为国家队输送了著名的中田英寿、中村俊辅、小野伸二等大批的足球精英,也正是在榜样的示范效应和感招力之下,很多孩子最终说服了家人投身于喜爱的足球运动之中,群众性和普及性奠定了日本足球良性发展的土壤,也正是举国重视足球的体制造就了新人辈出的大好形势。当然我们在这篇报道中也想说明的是,仅仅有高涨的足球热情还远远不够,必须具有科学、系统的训练模式,具有从严、从大的训练强度,再加上不断吸收引进高水平的足球外援充斥到各所高中学校,内外因的有机结合,最终形成了日本高中足球挡不住的诱惑在所。如果真想提高我们自己的足球水平,了解一下邻国的足球基础和氛围一点没错,尽管在心理上还无法接受日本足球成功的模式,那么就权当是消磨时间浏览一番也未尝不可,总之一点,本篇系列报道的目的之一就是通过独特的视角剖析来引起国人的关注,希望能够给提高中国足球水平提供有益的借鉴,仅此而已。

  日本高中足球之所以能够红红火火地开展,最关键的一点还在于它的群众性普及性,该项赛事早在1916年就开始举办,期间由于日本天皇驾崩以及军国主义者发动侵略战争停办了5届,之后就一直持续到今天。如今的全国高中联赛已经成了日本足坛岁末年初必不可少的一台大戏,每逢比赛,球员的亲友团毫无疑问会赶到现场加油助威,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只要球队表现出色,参赛学校都会动员强大的啦啦队队伍进京助阵,热闹非凡的即兴表演和整齐的呐喊声此起彼伏,成为高中联赛不可缺少的景观之一。日本高中联赛参加东京决赛阶段比赛最少的时候有32支球队(1982年)、参加最多的达到52支(1990年),从目前维持在48支参赛球队来看,由于比赛对抗强度高,在1995年的决赛阶段曾打进了176粒入球,平均每场比赛攻入3.74粒入球,最少的年份平均每场比赛进球率也能达到2.21个,再加上三分之一的比赛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高中比赛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和偶然性,不仅成为日本带有明显地域性激烈竞争的平台,它也成为日本职业俱乐部包括国外俱乐部选秀的好去处。其实与高中有关的比赛还有好几种,与各支俱乐部青年队之间进行名为高圆宫杯对抗赛、全国高中锦标赛等全国性的比赛,7人制的足球比赛参赛球员可以达到2.7万人之众,如果再把名目繁多的地方性比赛加起来的话,日本高中生的足球比赛场次可与专业球队相媲美,但真正能够吸引球迷眼球的,还是全国高中联赛,虽然目前参加比赛的球队已达到4080支,但要求加入全国高中体育联盟的学校还在不断增加。此外很多新加盟的学校都开出诱人的条件,招募有一技之长的教练和新人加盟。由于日本高中联赛每年举行时都会有多达40多家电视台加入转播行列,所以它也受到各学校的追捧,各学校都想充分利用体育竞技交流的机会,来扩大宣传学校的知名度。为官一任的各地政府也对于学校的这种“追逐名利”的活动给予大力支持,认为能够在这样大规模的群众性比赛中取得好名次,必将给当地政府增光添彩。位于茨城县高荻市的威扎斯中学就特意聘请现执教土耳其费内巴切队的济科担任球队的特别顾问,济科只需每年到日本走一趟,为球队进行具体的指导并为校队参加巴西青年联赛牵线搭桥,就能获得不菲的收入,学校此举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使校队进入全国高中联赛决赛阶段的比赛,而当地政府也心甘情愿帮忙拉关系与济科联系,实现了济科与日本足球再续前缘。位于福冈境内的宫崎训练营是日本足坛著名的春训基地,本年度更有16支球队分别驻扎在这里进行训练,该县知事东国原也不失时机地登门拜访,除了给参加集训的球队送上当地的特产外,主要还是希望职业球队能够为帮助当地的高中球队提高水平助一臂之力。日本前桥商业高中学校在设计新校舍规划时,特意把占地1.39万平方米的体育场建设按照职业俱乐部的标准设计,学校的重视程度仅从体育设施的建设也可窥视一斑。夺得2006年度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冠军的球队是名不见经传的岩手县盛冈商业中学,县政府在得知该队为本县首次问鼎全国冠军之后,县议会以最快的速度通过决议,授予全体球员县民荣誉奖。在该县的历史上被授予荣誉奖的体育选手只有连续7次夺得全国橄榄球赛冠军的新日铁釜石队的2名球员,在世界柔道锦标赛上蝉联冠军的日荫畅以及在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夺得团体赛金牌选手三田礼一,而作为高中生选手获此殊荣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为了欢迎小英雄们凯旋归来,多达2.6万多名市民自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仪式,可见高中足球的开展和影响力在日本早已深入人心。

  日本国家队迄今已吸引了小林乔治、与那城乔治、拉莫斯-瑠伟、吕比须-瓦格纳、三都主-阿莱克斯、田中马科斯-斗莉王等6名巴西人加盟,前4位基本都属于在日本淘金期间自愿更改国籍。而自三都主之后则呈现出新的趋势,那就是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的消散,日本人已把经营企业的套路挪到了足球经营之中,日本各高中竞相从南美尤其是巴西买断年轻球员,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依靠国外球员的个人技术上的优势和特点来带动本土球员尽快提高技战术,使得原本以展示基础实力为主的高中联赛也有外籍小球员露脸,他们的加盟也丰富和提升了高中联赛的档次和水平。目前出现在高中联赛的老外面孔大都是从南美买来的“青苗”,他们一般都是进入中学比较多。究其类型,一类是自三都主加入日本国籍之后,引发了南美球员希望加入日本国籍的潮流。三都主16岁被明德义塾中学相中远涉重洋到达日本,他与日本人并不沾亲带故,只是在生活中他接识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女友,最终留在日本。其二是目标型。他们惟一选择改变国籍的理由就是想进日本国字号球队,如平托早在15岁时就被日本著名的京帝高中选中、斗莉王(托里奥)是被千叶县幕张中学选中,他曾参加了2届全国高中联赛,正是对于日本足球现状的了如指掌,才会促使他们留在日本,并希望能够在国家队找到一席之地。其三则是如罗伯特-卡伦那样,为兴趣而加入高中联赛。由于卡伦拥有双重国籍,他原本是根据父亲和兄长的提示就近进入了柏太阳神队青年队,但他却在玩了几年专业队后突然又选择回到了足球传统名校立船桥中学。以上这些球员都符合日本政府规定的在当地居住五年以上、年龄在20岁以上,可以自食其力的基本要求,按照常规,从提出申请到批准下来通常会等到8至18个月,申请者需用流利的日语接受考官的考试,合格者才会成为日本公民,但作为特殊人材,政府也会网开一面。没有人能够讲清楚目前在日本的“青苹果”球员到底有多少,很多球员由于对当地的生活不甚习惯,最终只能半途而废。以代表日本队参加02年世界杯的三都主为例,他1977年7月20日出生于巴西巴拉纳州,身高1.78、体重69公斤、今年即将度过30岁生日,他是日本通过“买青”最为成功的球员,也是日本人最划算的一笔买卖。94年就被日本的高知县明德义塾中学选中,到该校留学,虽然他所效力的校队水平比较低,根本无法在高中联赛中有出彩表现,但他本人却被多家职业俱乐部相中,97年顺利地进入了当地最棒的清水鼓动队,99年获得日本J联赛最佳球员称号。他于2001获得日本国籍,次年3月首次入选日本国家队,已代表日本队参加过正式国际比赛82场并有7球入账,参加日本J联赛291场比赛,共打进67粒入球,目前已转会至奥地利萨尔茨堡俱乐部。

  日本足球自推行职业化以来,后备人材就一直呈长盛不衰的强势状态,很多人都以为是日本数以万计的海外求学者支撑着日本足球的今天和未来,其实,广泛的群众基础,才是日本足球真正称雄亚洲的源泉——整个日本31支职业球队、20多支准职业球队、400多支大学生球队、7000多支小学生球队以及4000多支高中球队,这样扎实的基础,是日本足球繁荣的真正动力和源泉。这其中,日本高中足球则是显示日本足球雄厚基础的真实写照,从中我们不难找到日本足球为什么会居于亚洲足球之巅。日本是一个格外强调惟有读书高的国家,每年的高考来临前,面对激烈的竞争压力,无数的家长都会虔诚地跑到神社,祈求自己的子女能够考上一所名牌大学。但就在升学竞争异常惨烈的环境下,每年仍然会有数十万计的高中生前赴后继,走上足球之路,作为日本足球兴旺发达的实践和见证者,每年一度的日本全国高中联赛已把日本人对足球的狂热表现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与我们的青少年足球靠少数足球专业学校以及半专业化足球培养,走所谓精英模式路线有所不同,日本足球的发展最终会以它的普遍性和群众性,培育着日本足球市场的基础,技术支持由此我们不得不从中反思单一模式的狭隘性,诸多的教育家们能否可以忙里偷闲,研究一下让高中生踢球、高考两不误的途径?不管我们如何排斥足球与高中生的接近,但日本高中足球的开展的确进行的如火如荼、有声有色,值得我们很好地借鉴一番。作为中学时代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 日本高中足球不仅仅有悠久传统足球历史的名校,即便是从来没有取得过显赫成绩的学校,也试图通过足球来展示本校的风采——大学一定要考,足球也是学校之间斗名气、拼实力的武器,相比之下,我们的高中生若真的有一天能在寒窗三载,全力准备高考的同时,还能够从事心爱的足球,对于学生而言无疑是人生中莫大幸事。日本第85届全国高中联赛已于去年底至今年1月初在东京上演精彩的对决,从全国4080支球队中脱颖而出的47支球队与上届冠军队共计48支球队捉对厮杀,最终在东京国立竞技场决出本年度的冠军。日本高中生球员培养体系已与日本职业联盟、大学球队亲密接轨,成为与各职业俱乐部青年队并驾齐驱的日本足球后备人材的生力军。如今的高中生球队每天的训练量甚至达到12公里,远远超出职业球队的训练量,因成绩不佳被赶下国家队主帅位置的济科可以应邀成为高中校队的技术指导,高中生球队的训练场地堪与职业俱乐部相媲美,高中生夺得全国冠军可以得到当地政府英雄般的迎接和嘉许。翻开日本高中足球联赛所走过的历程,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它为日本足坛输送了一大批可塑之材和希望之星。如85年表现优异的北泽豪、89年冒出来的前园线年的名波浩以及后来的川口能活、城彰二、中田英寿、柳泽敦以及95年代表桐光学园参赛的中村俊辅等,在本届日本国奥队的23名候选人名单中,也有17人曾经接受过高中足球联赛的洗礼,日本的高中生球队曾经拥有战胜过J联盟老牌劲旅的辉煌历史,也有过痛宰日本大学生冠军球队的经历,日本高中足球已经成为日本足球希望之星的摇篮。

  日本职业俱乐部的二线球队之所以愿意到中学生球队里挖人,不仅仅是因为有可塑之材的好苗子,最主要的一点还在于,日本高中校队的训练和比赛水平相当高,很多队员拿来就可以用,他们的专业水平和领悟能力一点都不次于专业球员,而且他们大都具有良好的组织纪律观念,能在逆境中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和能力。换个角度讲,当今的高中球队之所以玩着命地练甚至超负荷练得尿血,就是因为教练和球员都具有危机感,只有比别的球队付出更多的心血和汗水,才有可能获得成功,出人头地。有些球队每年各种比赛场次竟然达到200多场,球员大都是身经百战,这也是日本球员看上去少年老成的原因之一。另外在日本的高中联赛中,每场比赛之前都要奏参赛学校的校歌、升校旗,球员们往往有很强的集体荣誉感和使命感,踢起球来劲头也很足。以曾经6次夺得高中联赛冠军的国见队为例,在这支传统足球校队里曾涌现出三浦淳宏、大久保嘉人、平山相太等著名球员,他们可以在10天之内连续踢6场高对抗的比赛,这一切完全得益于全队的刻苦训练。在该校的后面是一座大山,为了给球员练体力,教练每天都会在长度为12公里的山路上,按2公里为一段安排多项训练内容。而川和高等中学足球部虽然只是学校棒球部、排球部等16个活动项目运动队之一,但由于足球队承担着冲击全国冠军的重任,因此,球员都属于特长生。球员一般要从上午9点半开始训练,下午则要进行文化课学习。这所中学分管足球的教练都是获得日本足协颁发的A、B、C 三级教练证书的资深教练,三个年级段都有一套教练班子在主抓,光教足球的教练就达到9人之多。球员们在一年里的比赛场次除了练习赛、新人战、各种比赛的预选赛等名目繁多的赛事,小球员一年下来至少要踢200场比赛,它对于球员的比赛经验的积累等都大有益处。神村学园中学纯粹在进行斯巴达克式的魔鬼式训练模式。球员们有专门的体能教练负责带队训练,每堂训练课上1000米要跑9次,有些小球员竟然出现尿血的情况。按照训练计划,这仅仅是体能上的储备和训练,另外高强度的有球训练和战术演练更使得球员有充沛的体能作保障,该队主教练竹元真树就非常直白地表示:“我们没有职业俱乐部那样好的设施和条件,惟一能够确保我们取得好成绩的前提就是刻苦训练,球员们一般都会埋头苦练,铆足了劲要为所在学校增添荣誉。”日本足协从1976年起开始实施青少年强化训练规划。当时把全国划分为9个区域,凡年龄在12、14、17岁年龄段的球队都可以组队参加本赛区的选拔赛,从中发现人才,重点培养。经过实践摸索,最终把锦标赛性质的训练制度改为以打基础、讲技术等为主的进修研讨会的形式,全国也被划分为17个大区。每年足协都派遣专职的教练和指导到各区进行具体指导,而各区域内的都道府县又以各基层球队教练为主线,建立信息渠道畅通的网络,及时传达足协给最新培养、指导球员训练的方法和经验,而每个角落里发现的有培养价值的好苗子也通过上下贯通的网络被输送到各个高中学校和俱乐部梯队中。正当我们的孩子们在寒暑假时为四处找老师补课时,日本的数以万计的青少年则忙于在各个足球辅导站学习踢球,而那些想把足球作为以后从事工作的小球员们也缠着大人不放,希望家长能出钱,到国外尤其南美进行短期足球培训,经过自我充电之后的球员们又能够在激烈的高中联赛以及地区性比赛中进行具体实践,所以在球场上看到的日本球员大都能够踢出自信、踢得成熟、技战术含量相当高。

  日本的高中联赛卖门票已不是新闻,但在天寒地冻的看台上,每次都会涌进包括校友和亲友团等近2万人球迷的观战大军却让人感到联赛的魅力所在。能在举行丰田杯的东京国立竞技场进行高中联赛,这也使得小队员兴奋异常、格外卖力。正是在这种良好的竞技氛围中,一些希望之星不断冒出来。中田英寿、中村俊辅、小野伸二、大久保嘉人等一代代日本足球的精英大都出自高中联赛,也正是由于有了他们的示范效应,才使得每年一度的高中联赛越办越红火。但也有日本媒体对此不以为然,认为高中联赛目前已经在走下坡路,例如夺得去年U-16亚青赛冠军的日本队中只有一名球员来自普通中学,在之前的02年、04年龄段的国青队里,各有5名高中生球员成为主力,而在2000年那届国青队里,高中生球员更是多达11人,可以说,与昔日高中联赛辉煌相比较,当今的高中联赛也只是日本基层足球的大检阅而已,已过了不断涌现新人的年代。其实日本高中联赛之所以给人以今不如昔的感觉,首先还得怪罪于各职业俱乐部仗着财大气粗疯狂掠夺人材资源。武南中学的大山教练就很无奈地慨叹道:“依照过去传统观念,小孩子首先要读高中,然后选择升大学或者进俱乐部,但如今已经没有太多的顾忌,只要被浦和红宝石、大宫松鼠这样的俱乐部选中,球员自然会毫不犹豫选择退学去踢专业队,是俱乐部把学校的精英都给挖走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高中联赛的进球率越来越低,比赛才会冷门迭出。”那么日本高中生球员现在的真实水平到底如何?日本传统足球学校市立船桥高中曾在2004年初以4:3的比分让J联赛三冠王鹿岛鹿角队丢尽面子。该队还曾夺得日本高中球队和职业青年队对垒的青年锦标赛冠军、在代表长崎县参加全国选拔赛中也以大比分战胜对手折桂,是日本高中生球队少有的“三冠王”。2003年度参加天皇杯(相当于英国的足总杯),他们先是在首轮以1球淘汰了当年进军J2部的草津温泉队,第二轮又以1球力克势头强劲的阪南大学队,在当年12月份进行的第3轮比赛中,不幸与当年J联赛冠军得主横滨水手队相遇,很多人都以为高中生队会死得很惨,但没有料到双方激战120分钟竟然打成2:2,只是在最后互罚点球时才以2:4告负,当时曾轰动了整个日本足坛。本赛季的高中联赛刚一结束,来自中京大学附中前锋伊藤翔就被法国乙级球队格勒诺布尔直接选走,另有来自野洲中学的中场球员乾士贵等13名球员分别被日本10支职业俱乐部相中,他们将直接投入新赛季的职业联赛,此外,后卫球员冈根直哉等11名人被包括早稻田大学在内的大学选中,他们也将在新学年成为有419所大学加盟的日本大学生足球联盟麾下的大学生联赛中崭露头角。当然,这些球员都是在高中联赛一结束就被各俱乐部或大学选中,还不包括在此之后经过试训或者其它形式进入俱乐部队的球员。.随着日本各支职业俱乐部加大培养后备人材的力度,高中球队将会有更多好苗子被俱乐部挖走,在日本足坛真正形成职业俱乐部的梯队实力更强,高中联赛赚足人气的新格局,它对于日本足球的普及和提高都具有积极意义,仅从这一点来看,日本高中联赛功不可没。当然为了吸引更多的中学生投身到该项赛事当中去,举办方也在不断摸索,推出新的奖励那些对日本足球高中联赛做出贡献的地方队,日本高中联盟已同意将参赛队超过200支的都道府县可以多奖励一个参加复赛的名额。在此之前,只有东京都符合此项要求,因此足协在1981年特准它多增加一个参加复赛的指标,目前已有北海道、神奈川县、大阪府也超过200支球队,他们也会获得更多的出场名额。

  呃,趁维基百科服务器跟本伪专家傲娇的当儿,本伪劣砖家将自己以匿名方式执笔创建并修订的中文版维基百科中,关于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日文名直译为全国高等学校足球选手权大会)的简史的部分拿出来给大家看一看。着重指一下,在二战前,日本实行完全中学制,下文的”旧制中学“指完全中学,涵盖初一到高二的课程,而“高等学校”接近于大学预科;二战后,盟军主导教育改革,日本的中等教育体系被分为”中学“(指初中)和新的”高等学校“(指高中),而老的”高等学校“纷纷被吸收整合进入大学,成为大学的一个学部。

  1910年代到1920年代,在日本关西地区、两家大型报社朝日新聞大阪本社和大阪毎日新聞社(今毎日新聞社)为了扩大报纸的销量举办了大量的体育赛事。特别在1917年举办的远东锦标赛的刺激下,日本各地的足球赛发展起来。1918年,在每日新闻的主办下,同时包括英式足球和英式橄榄球的“日本足球大会”正式开幕。该大会原本的意图是将当时的英式橄榄球劲旅﹣庆应义塾大学英式橄榄球队引到关西地区比赛。然而关西地区英式橄榄球队伍稀少而足球队伍众多,于是办成了英式橄榄球和英式足球同时举行的大会。讽刺的是,当庆应义塾大学英式橄榄球队报名参赛后,发现对手不过是旧制中学(这里注解为相当于高中,是错误的,但当时出战的都是高中年龄)代表队,于是愤而离场。最终虽然橄榄球部分的比赛得以保全,并发展为日本战后另外一大高中赛事──全国高等学校英式橄榄球大会;但足球部分更加重要。

  同年,在朝日新闻推动下,關東中等学校蹴球大會在东京召开,现代柔道创始人、大日本体育协会会长嘉纳治五郎亲自发表讲话,皇室六名成员和英国大使莅临开幕式,使关东中等学校蹴球大会大壮声势。随后,日本全国各地分别诞生了多个以旧制中学、旧制高等学校、旧制师范学校等学校学生为主体的足球比赛。由于每日新闻社坚定不移的支持,“日本足球大会”越办越大,越办权威性越强。在声势和公信力上都超过了朝日新闻推动的關東中等学校蹴球大會,参赛队伍突破了关西一地,逐渐成为全国性大赛。1934年,在大日本蹴球协会(即现在的日本足球协会)指导下,“日本足球大会”成为全国唯一保留的青少年足球大会。此后,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高锦标大会一度中断,战后改名为现在的“全國高等學校足球選手權大會”。1948年,全国高等学校体育联盟加入主办单位队伍。1966年,由于日本文部省要求每个体育项目只能设立一种面向高中生的全国性专门比赛,而与每日新闻共同主办比赛的日本足协和日本全国高等学校体育联盟擅自决定将本大会并入夏季的日本全国高中生综合体育大会,每日新闻社的经营者得知这一消息,深感恼怒,一气之下宣布退出主办队伍。而高体联受文部省政令影响无法继续参加本导致1966﹣1969四年间,只有日本足协充当本大会的主办单位。失去每日新闻赞助的本大会在这四年间被迫缩减规模,媒体宣传力度也大为减弱,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危机。从宣传角度上,由于每日新闻社的退出,致使新闻宣传规模大大缩小,只有公共广播机构NHK肯转播大会的决赛。由于高体联的退出和文部省政令的影响,地方预选赛也无法举行,只好通过推荐报名来选出队伍参赛。由于经费紧张,赛程被迫缩短,决赛参加队伍也不得不从32支缩减成16支.

  1970年,日本文部省开始允许各体育项目设置每年一次以上的全国性专门大赛,全国高等学校体育联盟回到了本大会的主办单位名单中。与此同时,通过长期参与棒球联赛运营的经验,日本第一大报读卖新闻的经营者意识到日本足球走向职业化是必然趋势,组建了读卖足球俱乐部(“东京绿茵”的前身),并开始赞助高中足球活动,以为未来的足球发展打下人才储备基础。在日本足协的提案下,读卖新闻及其旗下的NTV电视台(即“日本电视台”)开始于1970年大会起参与本大会,但当时NTV只是和NHK一起转播了大会的决赛。NHK向NTV电视台提出要求“如果要让我们让出转播权,请你们证明一下你们对高中足球的诚意。”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同年,NTV电视臺为了证明诚意,也为了震住日本足协,自掏腰包举办了“全国高校サッカー研修大会”,邀请日本全国范围内的足球强校参加并全程转播。此举收到了效果。同时,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向日本高体连提出了连合其他电视臺转播本大会的计划案,希望把高中足球变成第二个甲子园。经过日本足协的撮合调解,NTV电视臺与电通走到了一起。在电通的帮助下,NTV电视网与TBS电视网和富士电视网的部分地方臺联合组建了转播联合体。1972年之后,该转播联合体拿到独家转播权。同时,电通广告公司通过反覆奔走,终於争取到普利斯通轮胎富士施乐两家公司的赞助。由於甲子园的影响,同在大阪举行的高中足球赛人气低迷。NTV电视台运动局的干部坂田信久为了拉动人气,亲自跑遍全国各参赛高中,恳请学生会前往应援,甚至为赶往应援的同学分担路费。NTV电视臺的干部还请到立命馆大学应援团来为各比赛队伍加油。

  1974年,在采访西德世界杯的时候,与富士电视网同属富士产经传媒集团的《产经体育》记者贺川浩当着NTV电视台工作人员的面,提出了能否将高中足球锦标赛移动到东京举办,以拉抬人气的问题。1976年,为了大会的更好发展和电视转播的便利,NTV电视台、日本足协、高体联顶住关西地区方方面面的反对,把大会主会场从大阪转移至东京,东京[[国立霞丘陆上竞技场]]成为大赛最终决赛的战场。到了1979、1980两年,本大会在东京国立竞技场举行的半决赛和决赛已经是场场爆满,一票难求。连当初反对将本大会移动到东京的时任日本足协副主席川本泰三也承认:“把主会场移动到东京线支球队。1983年,本大会实施了除东京可有两个参赛队伍外,其他46个道府县必须决出一支参赛队伍参赛的赛制,使大会规模维持在47队的水平。

  现在,全国高等学校足球选手权大会已经成为日本国内各俱乐部选拔未来之星的重要场所,大赛的优秀选手还会于每年4﹣5月以日本高中足球选手选拔代表团的名义赴欧洲参加青年足球大赛。(偶数年份参加瑞士贝林佐纳国际青年足球大赛、奇数年份则参加德国杜塞尔多夫国际青年足球大赛)。随着J联赛俱乐部纷纷组建青年军,高中足球队伍发生人才分流,有舆论指出本大会的竞技水准有所下降。此外,一些所谓的“足球豪门”高中,风光不再,“程咬金”屡出不穷,本大会赛场上呈现出一派战国模样。

  由于东京国立霞丘陆上竞技场自2013年夏天起开始改建,从第93届起,本大会的开幕战将转移至驹泽陆上竞技场举行,而半决赛和决赛将转移至2002年韩日世界杯主场地之一埼玉2002体育场继续举办。

  注解:1.日本各传媒集团素来有大力兴办文体活动,以文体活动进行整合营销的传统,这一传统正始于1910-1920年代。以读卖新闻集团为例(日本第一大报读卖新闻和日本第一大民营电视台NTV均属于这个集团),读卖新闻集团在1930年代一手操办了日本最成功的体育联赛--日本职棒,并创办了日本迄今为止最成功的职业体育队伍读卖巨人队,此外该集团还操办了很多其他文体活动:全日本少年足球大会、全日本大学野球选手权大会(全日本大学棒球锦标赛)、职业围棋龙王战、东京马拉松赛、富士通围棋锦标赛、日本奇幻小说大奖、读卖文学奖等等,大量的文体活动在提升媒体自身形象的同时,还可以提供报道素材、提供促销手段(比赛门票与报纸or电视捆绑)乃至开辟副业收入途径,使得整个集团的业务都可以从中受益。富士产经传媒集团(隶属于阪急阪神东宝集团)通过富士电视台出面办了日本的高中男排锦标赛。朝日新闻传媒集团办了夏季甲子园,还有份支援高中足球赛(帮衬性质)。

  2.按照日文史料的说法,电通广告公司(现年营业额1万8千亿日元,为世界最大单体广告公司)起初打算找它与每日新闻一起创立的TBS电视台一起做转播,TBS此前做地方高中足球赛做的也颇有声色,但是当电通找上门来,TBS竟然表示不想转播全国大赛,白白把收视点给了NTV。

  3.番外:日本电通跟国际足协和国际奥委会的关系不是盖的,电通是丰田杯的影子缔造者,索契冬奥会和里约夏奥会,中日韩印尼哈萨克斯坦等亚洲22国都得跑到电通买转播权。J联赛当初靠着日本第二的博报堂广告公司起步(实力比电通差很远很远),现在遇到瓶颈,博报堂拉不来大赞助商。而电通却屡屡为日本国家队的比赛拉来赞助,以至于地面电视免费台放弃J联赛而多播国家队。今年冬天,日本足协终于想通了,还是电通这个老情人给力,于是又把独家公关契约给了电通公司。

  日本人民真的这么热爱足球么?——并没有,这场球的收视率还不如高中马拉松大会,跟甲子园那种重量级的怪物更是没法比。

  区区高中生比赛都这么高关注度?——正是因为高中比赛才能火成这样,日本棒球两次拿世界冠军的收视率是4成上下,甲子园记录是48%。

  只说收视率给大家一个模糊的概念,日本高中足球的在我另一答中有讲,整个高中体育对比这题又有些太大。

  当年在西安有举办一些全市级别的比赛,如可口可乐杯等,比赛会分为高中组,大学组和成年组,在我们学校报名的高中组中,我们的对手是一群明显看来就不是学生的人,目测年纪在30左右(后来聊天的时候也证实了这一点),因为是做着和同一年纪同学比赛的心态参加的,所以毫无悬念的被轻松碾压,13:0,这是我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比赛,从那场比赛之后,很多一起踢球的同学就放弃了,后来也没有人再愿意跑去参加比赛了,当年在和同地区学校的比赛中我们一直都是常胜队伍,这一次的巨大挫折是在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情况的下发生的,而且是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过去十年了,每每想起来我依旧希望能问候一下组委会的母亲们!

  记得小时候看足球小将,特别喜欢,就是因为足球小将然后开始喜欢上足球,一直到现在。。

  @吴天宇的答案写得很全面了,但是还是从足球专业角度出发的多。个人觉得从日本社会文化角度还有两点值得补充。

  一、初高中校园文化在日本国民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大部分日本人觉得高中是人一生 最后的单纯日子,可以一心一意的恋爱、心无旁骛的做喜欢的事情,高中后不管是上大学还是工作,生活的重心会转移,心也会受到了社会的污染(相对学校)。这也就是为什么日本文化中这么多的高中或者说校园元素,比如水手服什么的。高中联赛锦标赛,与其是少数人走向职业球员的台阶和必经之路,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更是绽放单纯梦想的地方,这时间也是最后的能心无旁骛的追求一件心中最喜欢做的事情的美好黄昏了;对高年级生来说,足球锦标赛可以说是对青春和单纯校园生活的最后一次汇考和总结。足球作为日本排名前二的国动,本来参加人的基数就很大,在球员家人和同学的支持关注下,怎会不受到媒体的倾心而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关注呢?

  二、关于上大学一点,文中说的并不对,在日本,由于生育率持续低下,大学生源不足,基本是有个脑袋就能上,校长上门求你报考他们大学的事也是常见(当然好大学难考在哪都是一样的),自认不是上学的料的同学们学业压力不像国内这么大,同时,日本观念中社团活动几乎是在和学习课业同等地位的学生时期重点经营的项目。从学校到家长都是全力支持的,属于正经业务范畴,特别是一些体育类的社团活动。本来就因为喜欢才加入社团,还能得到学校和家长的支持,再加上基层教练的水平也高,想想看能踢不好么。

  日本高中足球文化是日本校园文化的一部分,而不是相反,同理可以在其他运动,比如棒球这个典型例子上找到例子,这一点国内很多人搞不清。

  airpods连盒子一起丢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青森山田3-1流柏获日本高锦标高中锦标赛冠军

主页    |     技术论文    |     技术培训    |     技术支持    |     在线留言    |